divstyle=height15;coloryellow;filterglow(color=red,strength=4)羊肉泡馍、女人和秦腔

  我对西安人印象极好。说话很好听,憨憨的,听着特厚道。大学里一位西安同学,虽然和他很要好,但一静一动,总也玩不到一处去。弄得没两天我就学会了一句陕西话:“俄不去,俄就在这等你么!”这句话的要点,在于“俄”、“等”和“你”这三个字全发四声,给人以很坚决、没有商量余地的感觉;可本应该发四声的“去”字,却是发一声,让人有“气死人不偿命”之感。他在表示赞同的时候,却只是简单地“哦”、“哦”,也是四声。听着像个二傻子,引人发笑。但人,却是极聪明的。
  第一次来西安,是六、七年前了,天天猫在宾馆里开会。有印象的事情只有两件:一是机场在咸阳,从机场到西安市内这么远的路,出租车居然全是很破的奥拓。我打的那辆走了一半就在路上左右打摆子,司机很有经验地说:“右后轮子又要掉呢么。”下车一看,只剩一个镙丝帽在上面。我吓得要死,人家全没当回事儿。从后备箱里掏出几个镙钉帽扭上,再用扳手使劲敲了敲,就到了西安。
  第二件事是集体去吃老孙家羊肉泡馍。那个时候,公司在陕西没有业务,所以没有当地的同事。我们一伙人里头又没人吃过这东西。进了店,小二在每人面前扔下一个小面盆似的大海碗,每只碗里有两只“小火烧”----后来才知道,这个小铁饼一样的东西,就是馍。当时大家莫名所以,都等着下一步上菜,有一句没一句地瞎聊。终于有抗不住饿的,就开始拿起碗里的“小火烧”慢慢啃。啃一口都骂:“TMD,是死面儿的,还不太熟嘛。”想想人家地方特色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又加上越来越饿,所以一边抱怨一边啃的人越来越多。等到小二哈哈大笑着过来纠正的时候,已经有好几位都啃了一小半了。
  几年后,在网上看见一位仁兄的网名叫“想你俺就啃饽饽”,真是笑死了。我对这个稍有点儿黄的网名一直推崇备至,大概也和我这第一次吃羊肉泡的经历有关吧。
  此次来西安是第二次,也是开会。一下火车就看见车站前在修城墙,是水泥钢筋浇铸的。说是这一段修完,整个西安的城墙就连上了。以后西安人送亲朋好友上火车,就是一件比较诗意的事情了。
  在站前打车,七、八辆车都是问“旅游么”,一见我摇头,司机就突然想起什么急事儿似的,油门一踩唰地开走了。没办法,只好拖着箱子往站外走。没几步,就见一个招牌上写着“话吧”二字。凑到跟前一看,原来是打电话的。一个不过四、五平米的小房子,也就我家厕所三分之二大。沿墙一圈摆着五、六盘电话,外加几个塑料小圆凳子。敢情这就是“话吧”?看来西安人乱用“吧”字和大连人乱用“广场”有得一拼----在大连,两条稍微粗一点儿的马路一相交,或者一个房子前面的空地如果能停两排汽车,都会被命名为XX广场。
  天很热,拖着箱子走了不到一百米,就已经香汗淋漓了。沿途看见五个洗足中心,却没有一个洗浴城----让人心中纳闷----西安人光洗脚丫子,其他部位就不管了么?这样的密度和鞍山有一拼。鞍山站前的大街上全是洗浴中心、KTV和舞厅。除了零星几个饭店,几乎没有别的生意。鞍山人给我留下的深刻印象就是“能歌擅舞讲卫生”。
  会议地址离鼓楼不远,很热闹。会务组的人全是白痴,在大厅等了将近一个小时才拿到房间钥匙。在大厅穷极无聊的时候,和一个五岁大的小男孩套近乎。没花多少功夫就骗到一块劲浪口香糖。可过了没多久,就见那孩子一脸坏笑----他把嚼过的口香糖粘在我衬衣领子上了。是黑衣服,特显眼,根本弄不干净。TMD,花了我二十块钱洗衣服,这块泡泡糖够贵的。
  安顿下来之后,已经快十点了。跑到附近小店吃了个肉夹馍和一碗馄饨,撑死了。这肉夹馍实在是厉害,中午了还是一点儿食欲都没有,午饭干脆一口没吃。到了下午四点,就抗不住了。台上一个什么院士在讲中医药的改革,三拐两拐就拐到转基因、大肠杆菌上去了。除了“大肠”,我什么也没听进去。
  好容易熬到五点半散会,一溜小跑去了鼓楼小吃一条街。烟熏火燎,吆喝声此起彼伏----“臊子面、烤羊腿,八宝稀饭卖得美~~~~”,弄得我方寸大乱,完全打不定主意吃什么。就先在一家百年老号的糕点店里买了六块绿豆糕,一边吃一边在小吃街上走来走去,最后决定吃烤肉。
  这个烤肉店有意思,坐下后只须点喝的,吃的东西小二烤好后放在托盘里到处走,你要什么、要多少随手拿。各种烤串的纤子不一样,有扁竹签、圆竹签、细黑铁纤子、粗黑铁纤子、白铁纤子等等。吃完数桌子上的各色纤子付钱。人很多,都是拼桌而坐,我对面是一对洋鬼子,几里哇拉乌里麻里訇,说什么完全听不懂。都是长型脑袋,淡黄头发,男的有点儿像去年的法网亚军维尔科赫,女的丑得不成个样子,大概是荷兰人或是瑞典人吧?!今天晚上是荷兰对瑞典。我最喜欢的倒是捷克,但他们小组赛太优秀了,让人不敢对之寄予过高的期许。第二喜欢的就是荷兰了。这一届这么好的机会,如果荷兰还把握不住,那就太让人伤心了。能过今天晚上这一关,我想荷兰夺冠的机率大概会有80%吧。
  不过这个丑洋妞丝毫没有影响我的食欲,计有:扎啤一杯,烤羊排一斤、23个牛肉串、11串烤肚、两个牛肉饼,外加一条烤鱼。开始吃鱼的时候,发现两个洋鬼子不停地看我,几几咕咕说些什么,然后就做掩口胡卢状。我和颜悦色地看着他们,温柔地问了一句:“看什么看?吃货没见过么?!”
  结完账出来,有点儿意犹未尽,心里暗骂那两个洋鬼子。在鼓楼广场上装模作样地转了两圈,心里还是惦着再吃点儿什么。很多人在放风筝,几个年轻人骑着小轮车在人群中飞快地穿行,不时引起一片惊呼。又转了半圈,终于忍不住和一个放风筝的大爷搭话:
  “羊肉泡么,百年老号,西安第一块牌子呢么!”
  “老孙家乍比同盛祥呢么,你不吃同盛祥,那揍是莫来过西安呢么!”
  得,还等什么呢?!
  两块馍,我掰了一又三分之一,最后又剩下点儿,算下来应该吃了有一整个馍的份量,实在是吃不动了。说实在的,真好吃!
  出得门来,腆着肚子又在广场上转了一圈,发现刚才的那位大爷还在。又凑上去问:“大爷,这儿有吼秦腔的吗?”
  天虽然很热,但吃得实在是有点儿多,便在东大街上漫无目的地乱走。人行道上不说摩肩并踵也差不多。突然发现西安的姑娘很漂亮啊,身材比北京妞不知道要好多少,皮肤也相当不错。这一发现,让我走得更带劲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8 − 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