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罗浑身腱子肉难挺一颗坏“牙”

  古希腊神话中海之子阿喀琉斯唯一软肋是他的脚后跟,而C罗浑身腱子肉也挺不起一颗坏“牙”,这颗坏“牙”就是葡萄牙。
  但他骗过奥地利门将哈多尔松的低空点球却击中左侧门柱弹出,这已是C罗本届欧锦赛连续第二场平局中点球不入、连续第二场全场“独射”11次一球不进,只积2分的葡萄牙若小组最后一战对匈牙利再有闪失,将自1996年欧锦赛菲戈、鲁伊科斯塔、保罗索萨的葡萄牙“黄金一代”之后、20年内5届欧锦赛首次无缘淘汰赛。
  从赛前热身的认真、专注,就即看出C罗完全准备好拿“鱼腩”奥地利“开刀”的决心。而如果要“选”出一支本届欧锦赛最滥竽充数的球队,那这个队不是阿尔巴尼亚、不是冰岛、不是北爱尔兰,而是奥地利,他们甚至多次传球击中自己队友出底线、边线。但C罗手中寒光闪闪的“牛刀”竟如刀削面般刀刀蹭“鱼腩”皮毛而过,十余刀无一击中要害、一刀毙命。
  还是一直有两个C罗,在皇马无所不能、独步一时的C罗和在葡萄牙国家队捉襟见肘、独木难撑的C罗?――或者,还有仨C罗,欧锦赛上差点成大事的C罗和世界杯上一事无成的C罗。
  2014年世界杯预选赛上的C罗同样一柱擎天,一人挺起了整个葡萄“牙”。最关键一场客战北爱尔兰,C罗上演其国家队首个帽子戏法,葡萄牙4比2获胜打进附加赛。附加赛对瑞典,C罗进球主场1比0领先后,客场再度上演帽子戏法,力压伊布的独进两球、带葡萄牙昂首挺进巴西。
  在波澜壮阔、风云变幻,群雄并起、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欧洲历史上,政治经济文化综合国力一直像“受气包”似的西班牙、葡萄牙并称“两颗坏牙”。由西班牙皇室赞助的哥伦布发现新大陆,西班牙、葡萄牙“两牙”开拓南美,亦是其在欧洲大陆争夺资源受到极大挤压的“副产品”。二战为躲避纳粹德国肆虐欧洲,弱小、毫无抵抗力的葡萄牙还曾把整个皇室迁往巴西。
  穆里尼奥为什么说“上帝第一,我第二”?因为他来自葡萄牙,他在那太目空一切、太孤独了。C罗亦是,生不逢时、生不逢地,他若与菲戈、鲁伊科斯塔……同代,或与哈维、伊涅斯塔……同地,皆可成一代枭雄。而如今,扶剑四顾,已31岁、英雄暮年的C罗,身旁只有个“尚能饭否”的纳尼,后防线上“影帝”佩佩已难堪风雨,,夸雷斯马和俩卡瓦略也只能凑数,即使小组赛最后一轮过了匈牙利关,这届葡萄牙队、甚至他自己足球生涯的尽头,皆已清晰可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five + twent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