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吾乃鸦王:《逍遥游全传》

  抛金引玉,奇文共赏:
  吾乃鸦王
  吾读庄子《逍遥游》,深叹其辨言之飞幻张扬,然窃以为其笔下之大鹏,精蓄亿兆之雄力而未发,是以形神尚未圆明。至于李太白作《大鹏遇希有鸟赋》,鹏之翼力方始开荡运击,然其意境尚未足以称奇。吾近来贪嚼尼采之《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惊觉超人与大鹏精神之密合,遂作斯文,欲借描摹大鹏之高志奇遇,盛赞超人之破宇精神耳。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幼虫,生于幻草冰原,古传为九尾紫萤化成。九尾紫萤自北极高荒斗旋临降,至于冰原,食幻草而化鲲之幼虫。鲲之幼虫,《齐谐》志曰:“唯一尾耳,此虫入水遂成幼鲲。”于是鲲乃沉形淫游于北冥,北冥之广,不见涯际,以五色石为堤岸,岸生古菊,入冬自焚,绵延万里,此火也,触之不暖,其寒似冰,野民号之曰冰火。
  北冥之南,有一大椿。此树也,八千岁萌芽,九万年生根,一日而成顶天巨冠。夏阳之时,覆影五百里,其间不见日月。唯有一白发老翁,双耳及地,颓卧于枝杈之间,自号曰容成公,是为大椿树神。
  天池四方,环云绕林。玄鸟奇禽,漫走其间;凤凰青鸾,时来止息。鲲醒之时,火烈鸟高冠斜视,丹顶鹤怪叫呵煎,更有三头鸭、无翅鹰、双翼鼠围堵哗笑,呼鲲曰“希有鸟”。鲲自顾形秽,惭双翼之陋狭,哀体羽之粗短,恨椿神之愚欺。于是顿首伏形,窜逃至一碎冰危崖。
  大椿树神闻而笑曰:“愚陋固不知伟岸之生于贱躯,长于无知。”
  旷荡兮大鹏之南飞,鼓舞之间,云波日光随开隐。呼吸则风偃百里苍林,摇鸣则声惊一州生民。矫翼三日而至南溟,南溟者,名列古七海之首,盖凭其大。鹏至南溟,即见百爪海兽喷江河之水以逞势。乃飘忽上下,候其力乏,骤然下驰,啄其骇眼,断其肢足,翻腾争搏,海啸天倾,十日之功,方殛兹兽,平沧波,定海音,而鹏之体亦甚伤损,于是休息南海之滨。南海边民钓烹浮肉,八年不渔,争先奉食飨祀,尊称曰大鹏神。
  自此大鹏之心,日益骄固,感谓浩荡苍黄,唯我独尊。一日至于楚之南泽,睹一庞身神鹰,瞑目静息,霍然刺空,茫茫一点。又片时,箭射而下,漫天血雨;坑块而立,烟朦沙昏。恍惚中见其口衔黑白双色长蛇,瞻望西极之九色彩虹,则唯余七色矣。
  神鹰闻而答曰:“哀吾命体之衰薄兮,空怀周旋经纬之雄心。妒慕大鹏之崔巍形势兮,何不邀其揭太清而游莽苍?”
  若乃一鸣殷震六合,扫带十方彗星,乱序四七星宿,倒扣紫宸北斗,横贯日月,遁形回坤,垂临北野之通古斯,炸裂五万亩寒原。赫然耸立,五岳犹为之颤栗,百川灌漫于沃丘。
  又一千年,楚狂蛮民于长江睹一摩天羽兽,不知何物?
  其精气虽弥于混沌,其意志亘古光耀于人间!

  此文自是当代古典诗文创作的最高典范,一挥而就,浑然天成,气势磅礴如江河,文思恣肆如海潮,情感丰沛似暴风雨,想象雄奇似龙卷风。行文之间已入无人之境,着墨之处字字生发金光,庄子读此文当咬舌断言,太白观此文当敛笔封墨。问道天下千万小诗奴,谁敢与我争光辉?

  我的笔名叫“吾乃鸦王”,出生于1993年。我在新浪微博和新浪博客、天涯社区和知乎等几个网络平台上的昵称都叫“吾乃鸦王”,这个昵称正好与《众鸦之王》这部系列奇幻小说十分切合。其他网络平台目前我尚未注册任何账号,自然也就没有发表任何文章,如有同名皆是巧合或者假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eight + eighte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