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fontcolor=red[征文005]冷面百分百

七月,大男孩悟空从上海到沈阳办事。久儿穿着吊带小背心忸怩地对他说:悟空兄!你一定替我去看看米奇,看看她是一条怎样的美女。哦!对了,光看还不行,你还要替我请她吃顿冷面,然后把她吃冷面时的盛况拍下来,据说她特别爱吃,也特别能吃,要知道我有一办美食杂志的朋友正在重金寻求饕餮女做杂志封面,若悟空兄的片片被选中,那你的后半生就不愁养老了。
  大男孩悟空飞快地答应着,揣足钱,踏上北行列车,到达沈阳后把行李卷往地板上一扔,来不及办事,就给米奇打电话,说我是悟空啊,说我是久儿的朋友……没等说到第三句,米奇就在电话那头说好啊好啊!久儿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啊,我请你吃冷面啊,就今天中午啊,不见不散啊,不要推脱啊!好啊!一言为定啊!88!
  已经在江湖上闯荡五年的悟空心想:好家伙!此女果然爱吃,果然只长了一个吃心眼,还没验明证身呢,就要吃饭,还请吃,不担心我是恶人,也不担心我在她的冷面碗里下蒙汗药。
  这样想着,悟空照了照镜子,镜子里面没有出现妖怪。悟空眨了眨眼,觉得自己距离恶人或妖怪都还差了许多条件,比如恶人看见米奇不是美女,绝对掩饰不住一脸失望,然后仰天咆哮,不仰天也咆哮。悟空没有这样,悟空仁慈而竭力地掩饰住自己的失望,跟米奇有说有笑的。又比如恶人吃上第一口冷面发觉自己不爱吃咽不下去时一般都会在第一时间吐掉,吐到桌子上随便一个地方然后谎称自己胃不好不能吃冷也不能吃酸绝对不能再吃了,悟空没有这样,悟空没把事情做得那么绝,事实上悟空见到米奇后没吐吃到冷面后也没吐,这一方面说明悟空慈悲心肠人也刚强,一方面说明悟空不是恶人。米奇常常怀疑自己的品貌德行,却不怀疑初次见面的悟空,因此给悟空要了一大碗冷面,眼睁睁看着悟空一根不剩地吃掉面,喝光汤,模样十分梦幻而饕餮,米奇及时掏出相机,啪啪一顿连拍气都没喘,把悟空吃冷面的盛况拍了下来,要知道米奇有一办美食杂志的朋友正在重金寻求饕餮男做杂志封面,若悟空吃冷面的片片被选中,那米奇的后半生就不愁养老了。
  米奇请悟空吃冷面的地方叫雪岳山冷面店,位于沈阳市和平区北七马路和太原街的十字交叉处。这个位置非常好玩,就是说,北七马路和太原街在雪岳山冷面店这里一经交叉,命运就都发生了改变,首先是北七马路穿过大名鼎鼎的太原街后只勉强延长了十多米,就没了,蒸发得无影无踪;其次是大名鼎鼎的太原街穿过名不见经传的北七马路后不再叫太原街了,摇身一变成了西塔街。而西塔街,啧啧啧!而西塔街实在太有名了,甚至比沈阳的南北主干道青年大街有名,甚至比沈阳的东西主干道文化路还有名,说西塔街有名不仅仅指西塔街的冷面在沈阳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还包括西塔街的繁华与热闹声名远扬,扬到了朝鲜和韩国,扬到了日本和俄罗斯。
  是的是的,西塔街绝对是一条响当当的国际大街,严格意义上说是世界第二大朝鲜风情商业街,传说中的第一大朝鲜风情商业街坐落在美国洛杉矶。
  以西塔街为中心的西塔地区是沈阳的朝鲜族聚居地,居住着几千户朝鲜族居民,后来又汇集了更多的外国人,有搞政治的,有搞经济的,有搞文化的,还有搞情报的,搞得西塔街房子卖价和租价都特别高,只是这里的外国人不好区别辨认,他们都和米奇以及悟空一样黑眼睛黑头发黄皮肤,都爱吃冷面,所不同的是米奇和悟空说汉语,而西塔街川流不息的人们大都说朝鲜语。不管谁,一进西塔街就能听到身前身后斯米达、斯米达、斯米达的词语后缀,只有说朝鲜语的人才能听出说话者到底是来自韩国,还是来自朝鲜,还是中国朝鲜族。过去人们称这里是“北方小汉城”,现在,人们叫这里“北方小首尔”。
  在总长682米的西塔街上,冷面店比铁梅的表叔还要多,你数清了正街,却数不清辅街。在整个西塔地区,在一条条宽窄不一的街道巷弄里,到处盛开着冷面店,到处书写着朝鲜文字,到处散发着冷面香。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西塔街逐渐形成了以经营冷面为主的朝鲜风情休闲文化经济带,成功地把沈阳市的和平、铁西和皇姑三个城区连接在一起,人送外号“ 角”。在这个白天喜气洋洋,夜里灯火辉煌的西塔街,一年365天,中国、朝鲜、韩国三国的文化和冷面天天在这里明摆擂台暗较劲,相当斯米达。既然别有情调,这里就成了米奇及朋友们的情绪弥漫地,哪一天谁离婚了心情极好,一定到西塔吃冷面庆祝一下;哪一天谁怀孕了心情极差,也一定到西塔吃冷面唏嘘一番。真真美也西塔闷也西塔也。
  出租车司机都知道,在沈阳,后半夜三、四点钟依然堵车的地方,就是那条荡漾着朝鲜风情的西塔街。
  在三国大战冷面汤的西塔街,朝鲜国的冷面店最好辨认,都是国有企业大饭店,比如沈平阁、牡丹馆、平壤馆,都是二、三层楼,服务员都从朝鲜本国带来,女子们个个容貌秀丽,仪态万方,能歌善舞,训练有素,都不是普通人家女儿,有说是军人,有说是高干子女。说来奇怪,七宝山酒店作为朝鲜在沈最大的企业,却不在朝鲜族聚居的西塔街,而是开在了沈阳另外一条热闹的马路大西路上,那个四星级酒店里的冷面是纯正的平壤荞麦面,味道中乘,许多人吃不惯,出奇的是那里供应虎骨酒,这在沈阳市面差不多独此一家。
  相比之下,无论在西塔街还是在沈阳市,韩国冷面店数量都要多出许多,仅在西塔街,韩国冷面店就有二、三十家,他们和近百家的中国朝鲜族经营的冷面店混在一起,不易区别,因为韩国冷面店雇佣的工作人员大都是西塔街和来自黑龙江、吉林等地的朝鲜族青年男女,同文同种,交流顺畅。在西塔街放眼望去,晋州、全州、雪岳山、三千里、安阳等中朝两种文字的招牌无处不在,云里雾里,根本分不清哪家是朝鲜族,哪家是韩国。
  一些时候,米奇吃完冷面总喜欢问老板是哪里人,是韩国人,朝鲜人,还是中国朝鲜族。赶上老板心情好,马上告诉你;赶上老板脸阴着,就死活不告诉你。一次,米奇在一家名叫“庭院”的冷面店吃完冷面,讨好地问漂亮的老板娘是哪里人,是韩国人还是中国人,漂亮的老板娘讨好地看着米奇,一个劲点头,什么也不说,米奇就猜这个老板娘肯定是韩国人,别看她一个劲点头,其实根本没听懂米奇的问话。后来服务员证实老板娘果然是韩国人,但已在西塔街开了三年冷面店。
  其实,无论是韩国人还是朝鲜人还是中国朝鲜族,他们的店铺大都不直接叫冷面店,韩国习惯叫什么什么料理,中国朝鲜族喜欢叫什么什么烤肉,朝鲜国则叫馆或者阁什么的,很严肃正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sixteen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