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fontcolor=redface=黑体[食色巴山征文NO.21]啤酒鱼香

  《食色巴山》征文
  ■吊脚楼主
  
  残阳斜照,映出你笑靥如花。你不停地向那些背包老外打出“请”的手势,又不时地回答几句同胞游客的询问。
  ……
  你的大排档面积不算大,但楼上楼下,食客如云。所有的嘴巴都在咂摸一个共同的主题:啤酒鱼。
  其实,我早就受教过了:不论走到哪里,“吃”永远都是旅游的一项重要内容。只是我没有想到,在阳朔,在西街,“只要是生炉子的地方就在卖啤酒鱼”。难怪当我们刚刚踏上广西的红土地,离阳朔还有十万八千里,两只耳朵就早已被啤酒鱼塞得满满当当。更难怪所有人都叮嘱:游桂林,浮漓江,逛到阳朔,第一顿一定要吃啤酒鱼!
  那就来盘啤酒鱼吧!
  你飞快地给我们下了单子。但最先端上来的却不是传说中的啤酒鱼:服务员往桌子上摆上炉子,上面架一个花花绿绿就像过去我们用来洗脸用的搪瓷盆子,倒上开水,点着火,一会儿瓷盆内就汩汩冒出热气。这时候,你才亲自将堆成一座小山的啤酒鱼用平底托盘旋过来,稳稳地嵌在搪瓷盆上……
  你肯定也读懂了我们的不屑,就正告我们:可别小瞧了这啤酒炖的鱼,它可是阳朔十大名吃之首啊!它最主要的特色就特在你们身边这条漓江上:鱼,一定要是从漓江里捕上来的活鱼,像野生的清水鱼、剑骨鱼、毛骨鱼、乌草鱼等等,肉质鲜嫩,刺少味醇,是做啤酒鱼的上佳主料;就是普普通通的鲤鱼、草鱼、鲶鱼、桂鱼,因为是在清澈少污染的漓江里长大,也无不清香可口,唇齿留香。“如果谁家用池塘饲养的鱼来蒙事,一吃一嘴泥腥味,那不是自己砸自己的牌子、自己断自己的生路吗?”你说得很诚恳,“鱼是漓江里的清水活鱼,烹调用的水也是从漓江中汲取的清凉甘泉,甚至连炖鱼的啤酒也必须用拿漓江水酿制的漓泉啤酒!”
  但是我们都相信,所有这些,都是你自然而然的宣传,最多也就是一种热情的渲染,绝对不是你精明的生意经。要不,你不会这里那里地照应一通,时不时又旋到我们桌前,有一句没一句地连这啤酒鱼的做法也全都告诉了我们――你说,和很多地方精致的饮食比起来,这啤酒鱼委实有些粗放――粗放得连鱼鳞都不用刮,只是将鱼开膛破肚一剖两半,每半边又斜砍几刀但又不砍断,从而使鱼既能入味又能保持完整,然后撒上姜丝、桂皮等作料,放入油锅中猛煎,待鱼鳞变黄卷起,再倒入啤酒(当然是漓泉啤酒了!)和酱油,撒上一大把或青或红的辣椒,盖上锅盖黄焖。数分钟后,再加入西红柿块,翻炒几下,用平底托盘盛好,就原汁原味、满满当当一大盘上桌了……
  
  
  你告诉我们说,你这啤酒鱼大排档开了十几年了,所以心里非常清楚,啤酒鱼自打它出生那天起,就带有强烈的平民化色彩:它是当地人“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思想的现实产物,迎合的是蜂拥而至的背包老外的低消费水平――他们的背包里没有多少钱,有的只是激情、梦想和时间。玩累了要休息,西街上十几二十元人民币一个床位的小旅店是个不错的选择;饿了要吃饭,大排档里的啤酒鱼可真是物美价廉。
  你笑笑,算是默认了吧。
  聊开了,我们才知道你曾经是“吃公家饭”的,在县里的五金厂“敲”了不少年的锑桶。但是后来下岗了,才三十多岁,上有老下有小的,满肚子都是凄惶。就跟着小叔子学起了厨艺,还开起了这间大排档――这一干都十多年了。你说你每个月要付房租、要交各种税费、要开员工工资,压力很大,但急又急不好,只能慢慢来。你说你曾经很胖,现在却瘦了一大圈。你说你们家原来很穷,男劳力过去都到码头上干搬运工,现在你把他们都带出来了。你说你时不时地会到别的大排档去转转,学人家的服务,学人家的经验……
  
  你冲我们挥挥手,赶紧招呼过往的夜猫子:有啤酒鱼,皮脆肉嫩,鲜辣可口,才十八块钱一斤,便宜!来一盘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ree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