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5.30惨案双周祭—一场联手放空人民币的金融侵略

从5月30日晚至今晚,面对这个沉重的标题,数十次打开,又数十次关闭,心里千言万语,手指下却打不出一个字来。从5月30日至6月5日上午,A股从4335跌至3461点,7成股票连续5天跌停,市值蒸发接近20万亿。外国资本强权以四天半时间,一举吞并了中国改革开放30年来四分之一的经济成果,一场联手放空人民币的金融侵略,在中国,竟倾情演绎了五天!SORSO(索罗斯)那套强可灭国、屡试不败的金融杀手理论,这一次在中国得到了登峰造极的实践。
    而我无法沉默。一切有关索罗斯的金融杀手神话,一遍又一遍地在脑海中翻腾,特别是15年前与中国5.30惨案背景、契机、手段、目的等等都惊人相似的英国“9.16”惨案,这个从书上看到过的故事,清晰地浮现在眼前。只不过那次玩的是英国银行,而这次玩的是中国股市。那次受伤的英镑,这次挨刀的是人民币。两者同样是“黑色星期三”。
    索罗斯在等待,等待斑马极其虚弱的时刻,他要一口吞下斑马身上最后一块肥肉。
    梅杰政府这种内空外虚的“强硬”政策,给罗杰斯提供了下手机会。他决定建一个100亿美元的放空英镑的仓位,而当时他的量子基子总额才70亿美元,他果断地借进30亿。
    罗杰斯拿走了英国人那么多钱,而英国人却对他敬佩不已,而将全部的嘲弄和不满撒在了政府身上。
    英国民众自嘲地说:他真行,因为我们政府的愚蠢而一天赚了10亿英镑。
    当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和外汇储备达到让美国感到不安的时候,美国的一贯措施是,以强权施压这个国家货币升值、升值、再升值,同时让本国金融投机机构以侍机进入彼国的股市、楼市等硬通货领域,疯狂地制造泡沫,同时以抬高粮油期货价格,造成民众粮油等基本生活品通货膨胀,让股价、房价、粮油价格冲破民众的心理承受能力,继而引发民众对政府的不满,造成高层官员意见分岐,引发政局动荡。一直让这些金融杀手赚到的钱足足可以把这个国家的本币和外汇储备全部架空之时,他们就会突然反手做空,一边欣赏掠夺来的胜利果实,一边看着彼国经济倾刻沦陷和政局动乱,继而插手这个国家的政治领域。
    1998年,同样的灾难障临到亚洲四小龙身上,东南亚货币在先升后跌中,20年高速发展的经济成果被洗劫一空,而最大的胜利者,同样是索罗斯,是美国。
    中国制造风卷全球,出口贸易热浪滚滚,看着经济迅猛腾飞的中国,被绵长的伊拉克战争困扰着的美国人又坐不住了,想到该是让转嫁战争损失的时候了,该是分享中国经济成果的时候了,美国强权外交政策,迈开了介入中国金融领域和资本市场的脚步,加速侵占中国靠血汗工厂的财富积累。
    2005年10月,索罗斯等华尔街所有实力人物不断请求美政府以最快的速度打开中国金融之门,白宫心领神会,利用恩威并施的惯用伎俩,要求中国开放金融市场,同时引诱和迫使人民币升值,并在极短的时间内如愿以偿。100亿美元的QFII,顺利获到准入,如饥似渴的捡起那些价格低廉得不可思义的石油、矿产能源等筹码。在100亿正规军的掩护下,上千亿美元投机资金通过虚假贸易、地下钱庄、香港财团、外资银行等等渠道,以个人帐户的形式疯狂建仓A股,尤其是期货市场所能操丛价格波动的版块。
    下列是境外投机资金的惯用伎俩:
    恶炒巨无霸控制大盘指数套住大庄和机构;
    恶意砸盘从估权疯狂套利;
    下面是5.30惨案的战争结局:
    让新获准入的200亿资金抄底;
    让认估投机资金短期巨额套利。
    
    至此,我们应该清楚地认识到:大肆制造A股泡沫论者,正是疯狂制造泡沫的始作俑者!逼宫政府出面打压者,正是需要利用政府干预的疯狂投机者!不要把泡沫的罪过推给灾难深重的中国散民,也不要把该调不调疯狂推高的责任推给我们的本土机构,他们才是直接受害者。踏空--追高―套牢,已成为7成以上中国股民公式般的命运。一代又一代,一年又一年,前赴后继地坚守着这片土地。奉行价值投资的中国散民,永远是获利者少套牢者多割肉众的弱势群体。
    
    他的真正秘决是:沉迷于混乱状态,了解真融市场的革命性过程。在他那本《金融炼金术》的著作中,阐述了他在国际金融市场屡试不败的“对射理论”和“盛衰理论”,“盛极必衰、衰极必盛”,本是一句源渊流长的东方哲理,而索罗斯把它应用得登峰造极。他的毕生大部份时间都在等待,等待这个世界的经济强国冒出来,然后发动顶部攻击,大厦倒塌的那一刹那落下的砖头,便是黄金,呼呼啦啦地落入了他早已设伏的口袋。
    人民币在升值,而粮油肉价等民众普通生活必须品在暴涨;GDP在高速增长,而失业队伍在快速扩大,7成人口生存艰难,农村重症患者无论长幼,因为无钱救治不医待毙;红红火火的工厂大都是外资和私营企业,工人只是他们雇用的长工或奴隶,没有住房,没有养老,生病就被辞退,人身自由被剥夺,夫妻长期没法同居,幼儿只得由老人扶养;房价在节节攀升,而老百姓毕生的工资也无法买上20平方的栖身之地;股市由熊转牛,却成为境外投机者疯狂投机的舞台,数千万股民用全部的积蓄垒起来的资本市场,可以在瞬间灰飞烟灭,谁也没有长线投资的信心;外汇储备在增加,那是血汗工厂累积的廉价劳动资本,而这块资本,如十二年前的日本,将被在开放的金融市场中一本万利的域外投机者兑换一空,是美金最终会被他们扛回美国,是日元最终会抱回日本,中国人民改革开放以来的经济成果,如竹篮打水一场空。
    也许,我们的裂缝早已被旁观者看到,而当局者却沉迷其中。
    在1998年的“亚洲金融风暴”中,中国政府顶着被香港人民误解、被媒界强烈抨击的压力,及时出击,用行政手段干预市场,阻挡了索罗斯的进攻。相信这一次,我们也绝对不会坐以待毙,一定会杀出重围,保护好改革开放20多年来的丰硕成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8 + 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