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狐讯(2)

  以下是过去一周西域老狐从阿帕拉契步道(Appalachian Trail,简称AT)上发回的讯息,谢谢西域老狐愿将他的旅途经历与大家分享:

  

  

  

  
  
  
  现在还没到旅游旺季,到处静悄悄的,天一黑,商店都关门大吉。据说再过一个月,这里就该热闹了。整个小城都是德国风情建筑,不知是旅游噱头还是有什么典故。
  大家约好5点会合一起去吃饭,说好了不去吃快餐。于是先去一家德国风味的高级餐馆,大家在门口看看,有两人不喜欢,就换了另一家。他们三人各自点了汉堡一类的,我横了条心,点了份牛排。爬山吃牛排似乎有点过分份,不过,当时饿疯了,就想吃大块肉。反正是各自付账,权且冒充一次土豪。
  8盎司的牛排,几口就吃完,配菜豆角和前菜沙拉也吃得干干净净,
  觉得还不过瘾,又要了份沙拉吃掉,才感觉肚子里有点东西了。5天没吃新鲜肉食和蔬菜,今天过足瘾。明天早上开始爬山,又得至少吃4天的干粮。[呲牙]
  3/9 星期三:
  又开始了正常生活: 吃能量棒和脱水快餐,野外住窝棚
  或帐篷,以及睡袋。。。昨天住进房间,不一会,我和室友德富(Dave)都喊热,窗子没法开,于是开空调,把温度设在摄氏10度,于是觉得舒服了。晚上盖被子,习惯把被子裹紧,结果半夜醒来,满头大汗,把枕头浸湿,迷迷糊糊换个枕头接着睡。
  做梦梦见在纽约法拉盛买车票去登山口,一个长得鬼头鬼脑的人票卖给我之后,要我去曼哈顿唐人街去搭车,我和他争辩应该在法拉盛上车,他却要我去更远的布鲁克林八大道坐车。我大怒,追打他,他逃上高高的窗台上站着不下来,我捡石头打他,打了几下,黑暗中看不清打中没,于是又捡了块大石头,正准备狠狠砸过去,突然闹钟把我叫醒。真及时啊!要是再晚一会儿,这一石头砸过去,砸出人命,这AT岂不就黄了?[呲牙]一把年纪,咋还火气这般大捏?
  昨天吃了牛排,今天状态果然好,早上9点45才上路,下午5点到了一个叫深沟deep gap的宿营点。大约22公里左右吧。是我迄今走得最多的一天。现在的地方,距离前几天一起走的小伙伴们差半天,而这两天一起走,一起住店的伙伴们,则在离我两小时的地方早早扎营了。我又成了一个人自己走了。
  早前的小伙伴中,Steward英国人,大学毕业去俄罗斯教书两年,存钱来走AT。他的女伴,一个白人女孩荷丽,大学没读完就去欧洲工作旅行几年,回来完成学位,然后开始走AT,还有来自新奥尔良的亚当斯,还有阿历克斯。。。,他们腿快,迟早会远远跑在前面,所以每次早上离开,他们都会问我是否会跟上,得到肯定答复后,他们就一阵高兴。没想到一顿牛排让我失去了他们。这几天的伙伴年纪比较大,三张老K54岁,亚特兰大人,做广告公司的,开朗,热情,能言善辩但心底善良。昨天的室友德富,外号行走的幽灵,乐于助人,但总是心思重重。昨天餐馆吃饭,我恨不得吃双份,他只吃了半份不到,昨晚他睡不好,半夜起来,早上向我道歉,说担心打扰我。其实我睡得死死的,什么也不知道。他这种状态,我担心他走不下来。其实大家都在努力,在坚持。走不下来撤退,大家也不会觉得很丢脸,只会为撤退者感到遗憾。毕竟走AT的人百分之90都会因各种原因退出。即使坚持到最后的,也谈不上是胜利者,只是完成各自的心愿而已。
  他们4点不到,在一个山脚下扎营。我看看时间还早,水也足够,于是决定再赶一程,到前面扎营。就这么跟他们告别了。以后路上,多半不容易再见到。临离别,三张老K对我说,他以后不敢再叫我老狐狸了,得叫我公牛(Ox),说走起路来像bull一样勇猛直前。我大笑,希望能一直笑到最后。
  年轻时爱读有点玄的东西,比如五灯会元,景德传灯录之类的书。一直记得和喜爱其中的一句偈语: 云在青天水在瓯。地上一瓯清水,天上一朵白云,云偶然映照在水中,这就是缘,云舒云卷,再也不会回来,清水依然在瓯中地上。人生缘分,亦皆如此。AT路上,不断认识新朋友,然后不断分手。相逢是缘,分手亦是缘,云在青天水在瓯。
  3/10 星期四:
  早上照例起得晚,快7点才出睡袋,窝棚里的其他人早起来了。昨晚公住窝棚的,有两个女孩带一条狗,她们来自佛罗里达的迈阿密。她们来次短途爬山已经一周了,今天下山就回家。要开车12小时,半夜到,然后早上5点开始工作。女孩子身材矫健,做事利落,一看就是老户外。另外几个男的,其中一个五大三粗,背一个巨大巨重的包,他网名竟然叫美女(beauty)[呲牙]。他们今天也会在下一个山口下山,然后去搭车去山下小镇休息一天。看来这一天我是注定没伴了。
  从窝棚沿着小路要走差不多一公里才能回到AT正路。早上雾极大,能见度不到10米。我走到AT上,虽然凭印象应该是右转,但不敢确定,万一方向走反了就走回去了。拿出指南针对方向,AT虽然总体是朝北,但小道沿着山绕来绕去,并不总朝北。看了半天,只能大致确定,决定右转前行,心里一直嘀咕。正走着,雾突然淡了几分钟 ,右边明显亮一些。心里大喜。这就对了,右边是日出方向东边,我在朝北走!两小时后,走到通公路的迪克谷底,意外看见三张老K和德富坐在那里休息!真像见到亲人了。他们今天出发早,趁体力好翻过昨天我越过的山,在我出发前就经过了我扎营的窝棚,竟然走到我前面了。而这几天一直和我们在一起的小伙子詹姆斯却因为足腱拉上,已经在这里搭车下山了。詹姆斯和我同一天上山的,头三天速度非常快,没想到不小心扭伤了脚,这几天越来越慢,一瘸一瘸的,实在坚持不下来了。倒是德富,天天说自己不行了,却天天在走。
  和他们一起走了一段,他们在溪边补水,我继续前行,正走着,突然后面有人叫我名字,回头一看,竟然是快腿帮的帮主Lee。惊喜之余一问,原来他们中几个昨天走累了,于是下山去小镇休息采购,今天重新上山的。他走得快,赶上我了,其余几个还在后面。昨天还在想以后再见不到他们了,没想到今天就又碰到,真是有缘不断。
  今天终于走出了佐治亚,在北卡边境山窝宿营。走过边境牌,正在想给自己自拍一张留念,过来一对中年男女,于是请他们帮忙。然后也帮他们拍。他们站牌子两边,我问,你们是夫妻吗?他们说是。我于是开玩笑说,多苦命的夫妻啊!分这么远,一个在佐治亚,一个在北卡。三人大笑。一个玩笑就认识了新朋友,他们来自马萨诸塞州,离波士顿不远。晚饭后,那男的专门到我帐篷前来和我聊天,说他弟媳是中国人,他很想有一天去中国,去看长城云云。
  晚饭后,那帮快腿小伙子点起篝火,放起音乐。
  我也过去烤火聊天。一会,一个叫弗兰克的拿出大麻烟斗抽起来。大家一人一口轮着抽,轮到我,他们问我抽不抽,我说从来没抽过,想试试。弗兰克大喜,转过火堆来教我如何点火,如何按住一个小洞,然后把烟吸进去。试了一口,大麻味臭臭的,像青蒿。为老不尊啊![呲牙]
  3/11 星期五:
  昨夜乐极生悲,半夜狂风暴雨,帐篷渗水,淋湿了睡袋,冻了半夜。算是初入北卡吃的一记杀威棒吧。
  很多坏的结果都是由一些不经意的小事连环演绎而成。
  走AT,我一般白天要喝两升水,头天晚上我会把水过滤杀菌好,装进两升的水袋。前天晚上半夜突然口渴,抱着睡袋狂饮,至少喝掉0.2升,想早上起来再补上。昨天起来偷了一下懒,不想为一点睡去麻烦过滤消毒,想路上忍忍就过去了。不想昨天特别热,一耗水比平时多,到下午3点多,水几乎喝完。因为口渴,于是不敢吃巧克力补充能量,导致身体疲乏。从昨天的扎营地到窝棚,其实只有不到6公里,如果体力充沛和饮水足,两小时继续走到窝棚不成问题。因为无水无力,所以4点就扎营了。
  扎营时发现,固定帐篷的地钉少了3枚,大约前天早上收帐时没注意拿掉了。要是一般气候,少几个问题不大,昨天风大,需要固定帐篷。我只好在迎风面加强固定,避风面用树枝代替。
  另外,帐篷下面要铺一张防潮垫,我这次为走AT专门买了顶超轻帐篷,店家同时卖配套的超轻防潮垫。但因为我当年在北京已经买过一张超轻防潮垫,就没花钱再买。不料这次出来一用,发现我的防潮垫不配套,比帐篷短一尺左右。前几天不下雨或雨小时还没问题,昨晚半夜突然狂风暴雨,时间一长,水渐渐从没有防潮垫的脚头渗入,半夜冷醒,发现脚头睡袋已经湿漉漉的。更坏的是,下雨时风向转了,狂风挟着大雨从另一面袭来,我临时固定帐篷的树枝被摧毁,侧面的帐篷像风帆一样朝里面凹,紧贴睡袋,很快我睡袋下半截也都湿了。羽绒制品一湿就不保温,我只好缩起身子尽量保持暖和,时间一长,肌肉就不舒服,只好冒寒稍微舒展一下,就这么半睡半醒辗转反侧到天亮。
  快7点天亮,雨停了,风仍大,收营准备出发,湿漉漉的睡袋帐篷,平空多了不少重量。再想晚上还要睡湿睡袋,心里更郁闷。
  早上依然大雾,伸手不见五米。
  好在不久,天竟然晴了。
  昨天大雨,大家都潮乎乎的,而且天气预报说今晚还有60%机会下暴雨,于是决定在下一个窝棚停下来扎营,抢占窝棚。不然的话,到再下一个点,还有10公里,至少4点以后才能到,那时窝棚早客满,又得在湿帐篷里淋雨。于是,今天下午1点不到就扎营了。大家占满窝棚,忙不迭趁太阳晾晒睡袋和衣物,埋锅造饭像过节。今天走了不到15公里。
  在半路,看见一位中年妇女重装逆向朝南走,
  一问,原来她是AT志愿者,负责巡视这一段100公里路段,帮助过往行山者,清理路上垃圾等。每年从2月到5月底,在这段山路上来回走。听说她已经60岁了,更让我肃然起敬。AT经过美国14个州,沿路有几十个大大小小的志愿者俱乐部,负责分段清理和帮助行人,而且不归政府管,不拿政府一分钱。据说每年都有上百万人参加这样的志愿者工作。走在干干净净的小径上,到处山清水秀,不能不感谢这些爱山的人。
  3/12 星期六:
  晚上月亮和昨天的一样明亮,
  小伙伴们一如既往地捡柴烧篝火,我早早钻进窝棚里的睡袋,享受干爽和安全。天气预报说今晚还有暴雨,不怕了。
  我的主食只够明天一天了。后天可以到一个弗兰克林的小镇休息和补充食物。这两天一路都在听大家谈论弗兰克林,好像在谈论仙境。天天吃便携和能量食物,大家都有点疯了。今天早上出发前因天冷风大,没有煮咖啡,走了两小时经过一个窝棚,我想休息一下,顺便煮杯咖啡。正好三张老K也到了,我就邀请他一起喝一杯,他顿时脸上笑得如花朵般灿烂。一个开宝马的前广告公司老板,为了杯黑咖啡,谢了我5次。
  AT不难走,但日复一日负重长途跋涉,每人都在尽量只带最简单和自己最需要的东西,尤其是食物,每人都计算好了自己每天的定量,携带4天到一周吃的。所以,谁也不会开口吃别人的东西,谁也不会轻易请别人吃东西。一杯咖啡,虽然用量只有一勺,但辛苦从山下背来爬山这许多天,何况冲泡咖啡的用水,烧水的燃气,这些都是背着每天走的重量,一杯咖啡人情大了去了。
  两天后的弗兰克林,我已经在憧憬去找家中餐馆吃一顿。要是没有,说不定又是牛排![色]
  记得有位革命诗人说过,世界上最浪漫的事就是革命加爱情。我想重装长线徒步最浪漫的事应该是走AT吃牛排。[呲牙]
  以下是用西域老狐迈向步道以来用微信上传的照片制作的视频,照片不多,都与本文和前文中做叙述的事情有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5 + sev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