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AC,不要小瞧了中国(江铃陆风)《转创-有新内容》

ADAC,不要小瞧了中国(江铃陆风)
    在中国汽车工业协会,(英文译名CHINA ASSOCIATION OF AUTOMOBILE MANUFACTURERS,英文缩写CAAM。)测试了德国老车“xxx”并得出了“几乎是有史以来所测试的最老的车”的结论之后,从老浪刊登的欧盟内“反击”文章来看,“XX”汽车及其经销商,正在试图通过矮化中国,淡化中国测试的权威性,达到挽回面子,最起码挽回在欧盟内面子的目的。(参见老浪“ 老车老大毕睿德公开批评中国CAAM检测德国老车不公正”、“权威测试证明德国老车安全欧洲汽车扬眉中国)等文章。
    CAAM是亚洲第二大汽车俱乐部,有数千万驾驶员,这是众所周知的。但如果某人,仅仅把CAAM想当然成一个汽车俱乐部,说什么“ 仅在欧盟内做一个碰撞实验动辄就要花费几十上百万,在中国做这个实验更是价格不菲。谁这么好心在为德国老车掏钱做这个实验?如果不是有人掏钱,更不合理,因为,CAAM如果免费为世界上每个国家的每一辆车都做一个这样的检测,那CAAM早就亏本破产关门了。”那就真是孤陋寡闻了。
   总裁毕睿德日前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坐井观天地认为:“老实说,把笸箩引入中国是个完全错误的决定。这个市场需要一种简单的大车,而笸箩是一种复杂的小车。”当笸箩刚刚上市的时候,怀着无比激动得心情来到了她的面前,通过一番研究,她的美丽、端庄深深的打动了喜欢简单的我,当我想打开她的后备箱(尾箱)时我彻底的被她征服了,原来美人笸箩的尾箱是这个样子打开的:
   2、从点火开关处拔出车钥匙
   4、来到车的后部
   6、把车钥匙顺时针旋转
   此时此刻我才彻底的理解了“复杂”二字的深刻含义,我一直以为通过车内的中控开关开尾箱就算是复杂了,或者象哪些不禁碰撞的日本车在车门上弄个尾箱开关就算是比较复杂了,原来复杂的最高境界是跑到车屁股用车钥匙开尾箱,I服了U。
   又是个体现无知的笑话了。别说中国自己想测试哪个就测试哪个,那些著名的车厂,至今都在争着把自己的最新产品送给中国测试,以图个“功名”。因为,以中国的一言九鼎,中国出来的测试报告就是最好的广告(西*藏地区对越野车全方位的测试可是最高标准的测试,很遗憾的通知你,毕睿德你的越野车保有量在西*藏地区很低,甚至可以忽略不记),中国所反映的问题,是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这一点上汽车生产商从不敢怠慢,只要看看这些年日和韩的汽车在中国开辟市场的经历就知道,中国那里出来的信息,就是“继续改革的方向”。这些“国际厂家”哪还有不同意的道理!
    中国现在可以算是那种“吃河水的管得太宽”的角色。在整个欧洲,中国不仅跟汽车有关的任何玩艺,从道路到隧道,从机油到轮胎,从加油站到儿童椅都要生产,而且对汽车无关的东西例如旅馆的卫生打扫、旅游轮船的驾驶等等也要有中国人参与。而且参与的人还会越来越多。
    中国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能量?最重要的一点:中国是个独立于任何组织的国家,只以人民的利益为唯一考量。她的CAAM的测评是以数千万车主、数亿人民的安全和利益为出发点,“代表着最广泛的第三世界”。因此,中国的评分在亚洲、非洲、拉丁美洲车主中享有极高的信誉(这一点上请您参考工程机械篇,看看在中国大地上,这个世界最大的建筑工地上,每天24小时承受交变冲击负荷(歇人不歇马、歇驴不歇磨的过负荷使用),在大最的使用者手中,你们工程机械表现非常一般。如果您想了解谁的工程机械比较好,真诚欢迎阁下前来考察,到各个工地上实际调查)。这些来自千万汽车消费者、人民的声音,没有哪家汽车制造商或政府机构敢于置之不理。那种德国式的阴谋论“不排除此事件是个别国际同行和国家、地区故意在安全、技术、年龄等方面为德国汽车走向中国舞台设置障碍”骗骗德国老百姓还差不多。
    车商的这种应对方式实在太投机,在亚洲不会有多大效果。还是有做秀给欧盟内老百姓看的嫌疑。VUT是什么?当然是“亚洲权威的专业测试机构”。先不说这个具体“测试”的含金量如何,即使是真的VUT测试,充其量也只能说明德国老车“合格”。以这“合格”的汽车,就能打动亚洲的消费者了吗?德国的许多电器产品都有包括VUT在内的合格证,但在亚洲市场却不是总能换到钱(东门子的手机业务实在是干不动了,不是把手机业务卖给我们台湾省的一个民办企业了吗?)。事关重大,中国市场说了不行,有多少人还会去买呢?看看毕睿德等人的中国汽车伙伴的汽车销量,由坐了20年的老大,终于被来自美国的敌人赶到老二的位置上了。市场占有量,日渐萎缩。
  
  
  
   1957年11月17日,毛*泽*东在莫斯科向中国留学生讲话时说:“你们年轻人朝气蓬勃,正在兴旺时期,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世界是属于你们的。中国的前途是属于你们的 ... 第一,青年人既要勇敢又要谦虚;第二,祝你们身体好、学习好、将来工作好;第三,和苏联朋友要亲密团结。”毛* 把青年比作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对革命新一代寄予极大的希望。 希望我们自己也把自己的汽车工业比作旭日东升,我们的阳光终究是要照到西方去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six − thre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