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年苏州街商场破产拍卖案疑点重重,法院尚未结案千万资产已归他人(转载)

  ――青年企业家维权到白头

  记者近日就吉林市苏州街市场破产案件进行了深入调查,并采访了相关当事人。
  惠民工程变成民怨工程

  “当时我特别气馁,但是我不能让工程停下来,不能对我的投资人没有交代,商场投资的钱里面有好多都是我找别人借的,停下来损失太大了。所以2006年的时候,我将问题反映到市委市政府。当时市里相关部门经过论证后,又要我按原样复建。我们就这样来回反复,商场的工期的不断延长,验收办证也一再滞后。我那时候才三十几岁,感觉自己白头发都快生出来了,要知道没有产权证商场就没法变现,我的资金链就断了,这连本带利欠了七百万元还不上,这时候有投资人知道我暂时还不上钱了,就跑到市政府去上访,这也让某些领导联合他人霸占我的商场看到了机会。”刘先生会想起当时的情形脸上一片凄然。
  债还是那些债 钱怎么越还越多?

  无论是按照公安机关委托的吉林永泰会计师事务所2011年11月30日出具的审计报告显示的负债748.7540万元,还是破产管理人2015年1月28日最终支出的款项最终归还各项债务1099.780722万元,满打满算刘先生公司的债务也没有超过一仟一百万。同时根据破产管理人委托的吉林融创房地产估价公司在2010年12月22日低价评估出的商场价值也有2739.94万元,这显然不符合当时《破产法》规定的资不抵债的条件。
  “敢举牌,整死他!”
  记者在调查过程中找到了当时龙潭区政府关于苏州街回迁破产清算事宜的会议纪要复印件,当时组织该会议的领导中赫然写着魏连章的名字。

  是说不清的糊涂账?还是不敢查的明白账?
  然而让人意外的事情发生了,竞买款根本就没有归还各个被集资的债权人。记者根据律师提供的证据发现,苏州街商场各个债权人的欠款第一次给付是在2013年1月17日,第二次给付是在2014年12月4日。据知情人士透漏:2010年~2014年虽然苏州街商场产权涉诉,但是并未影响其对外租赁,按照当时苏州街商场的出租价格核算,这四年的租金收入完全可以抵消商场债务。而当时的竞买人没有实际支付拍卖款,归还各债权人的欠款很可能是商场的租金。
  至2014年12月,根据法律规定破产管理人归还的欠款为近1100万元,剩余竞拍款并未还给刘先生。刘先生向法院提出归还剩余拍卖款时,区政府领导一直以政府垫资一仟多万元为由要求破产管理人将剩余款项优先归还区政府。龙潭区法院自2010年7月6日破产立案后2014年12月该案所涉及债务已经全部归还,但是截至记者发稿前相关人员依旧无法提供任何当年龙潭区政府垫资证据、竞买人支付钱款的证据,以及剩余拍卖款用途。
  在过去的9年里,面对诸多疑点刘先生及其律师多次向法院提出申请审理结案,均被法院以当时市领导对此案干涉、合议庭人员调动等为由没有开庭审理。据了解当年的合议庭人员不是升迁就是退休,而法院工作人员口称的“干涉”此事的市领导正是现已被双规的吉林市原副市长魏连章。而在这漫长的9年维权之路中,刘先生和他的律师多次要求破产管理人、托管银行提供拍卖资金流水记录均被拒绝,同时遭到陌生人威胁恐吓。刘先生:“很多时候他感到无力,这些年简直把我搞崩溃了。我希望这个拖了9年的破产案能尽快审结。”如今他仍在向多个政府部门举报并希望案件能早日审理结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seventeen − tw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