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年前的文章——低利率、低汇率、高赤字、贸易保护:技穷的危机应对

  老问题老办法
  为了挽救经济,各国纷纷祭出降息法宝。
  美联储2004年6月30日开始升息,奠定了全球利率上升的基调。
  作为货币主义的主要法宝,利率被央行行长们朝思暮想,肆意把玩,然世界经济如同一个醉汉,时而亢奋高涨,时而低沉萧条,忽左忽右,摇摆不定。
  外汇市场上,美元、日元、欧元、英镑、加元、澳元、瑞士法郎日夜鏖战,争相自贬,一切为了出口,为了生存。
  为了挽救奄奄一息的银行、摇摇欲坠的通用,美国政府不得不一次又一次的敞开口袋,与中国一样,都加大了对医疗、公共设施的投资力度,但结果都不可避免的是赤字新高。2009年美国的赤字将超万亿美元,而中国的9500亿人民币赤字,则创下建国60年新高。
  1月14日 印度商工部对中国输印亚硝酸钠进行反补贴调查
  1月23日 印度宣布6个月内禁止从中国进口玩具
  2月7日 欧委会对中国输欧盘条反倾销案征收临时反倾销税
  2月19日 美国宣布对中国输美床用内置弹簧组产品征反倾销税
  持续的单向贸易顺差是各国梦寐以求的田园诗,但它却是海市蜃楼,不可持久。而贸易保护则将双边的平衡贸易一并打死,阻碍了世界的技术、资源正当流动,反而推迟了复苏步伐。
  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这场国际金融危机,迅速从华尔街波及到了全球金融市场,很多银行的资产在股价、油价的一轮轮暴跌风潮中化为乌有。为了填补这个金融黑洞,防止危机扩大,各国政府都拿出了天文数字般的救助资金。但这个历史上从没出现过的黑洞究竟有多大?近几个月来各国政府的救市措施成效如何?我们还有没有更多更好的办法防止这些银行进一步滑向深谷?
  “显然大家还对金融危机心有余悸,我们看到许多大银行纷纷倒闭,余下的则纷纷要求政府注资,银行的国有化程度逐渐提高。”
  而所谓的中国银行金融系统受到的冲击较小,并非是因为经济危机法外开恩或者管理超强,仅仅是中国银行为了上市融资,刚刚实行了一揽子巨额呆坏账剥离,由中央财政注资买单。
  假设某一市场经济体中有政府、银行、企业和居民四部门,其中资源、劳动力、技术、组织无约束,居民储蓄率为零。企业从银行贷款1万亿, 购买原料,招聘劳动力组织生产,结果企业的下级供应商获得4千亿利润,全部居民获得6千亿收入,也即最终购买力只有6千亿,而该企业的产品期望值为1万2千亿,因此亏损4千亿,物价水平为50%,企业无法进一步投资。
  宏观上看,在这个零和价值游戏中,顶级企业的亏损恰恰在于下级供应商的盈利,这验证了克莱门特?朱格拉对经济周期的理解:萧条的唯一原因就是繁荣。
  在国家层次上,美国作为顶级企业亏损在所难免,而它的下级供应商――德、日、中因为顺差实现了其价值,这就是危机中不同表现的根源。
  目前的央行本质上与一般商业银行没什么区别,其依据是信贷原则,人们会发现,尽管市场不断发展,社会财富大大增加,但社会债务尤其是国债却随之巨额滚动增长,这其中既包括央行借出的货币本金,也包括孽生利息,它导致社会实体财富与价值不能一一对应,国债、企业债、消费债积累到一定阶段,即面临清盘危机,从而引发经济危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eight − on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