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10、14案,公安民警执行公务致人死亡案申诉答复辩论会录音整理

  99、10、14案,公安民警执行公务致人死亡案申诉答复辩论会录音整理材料。
  2012年12月12日9:00―14:00,在九江中级法院信访厅,由九江中院:王永宏副院长、田中松庭长、李华副庭长、张涛法官和省高院陈少兴副庭长对谈学农就“10.14”案进行了答复和辩论。会议邀请了市(区)政法委、市(区)信访局、市(区)公安局、十里街道办等领导参加旁听,通过答复和辩论。事实和法律基本清楚,足以证实谈学农是无罪的,但法院不要事实证据、不要法律依据,蛮横地作出了维持错案不动的口头答复。并说不服你可以再往上申诉。
  法官张涛: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权犯罪的可以由检察机关侦查。本案有故意伤害和滥用职权并存的情况,但故意伤害是主罪,所以公安机关侦查合法。
  法官张涛:后来是以故意伤害起诉和判决的,所以由公安机关侦查是对的。
  ……
  二、本案定性是是正当防卫。而不是故意伤害。据此谈学农是无罪的。
  谈学农:我踢一脚是正当防卫,我没有用拳击打黄头部,即使曹祥东真的用拳打了,那也是正当防卫。理由是:
  黄红星,抓睾丸,踢我胸部、踢我裆部、抓曹祥东的喉咙,还有交通局的黄晓群在案卷386页说:黄一脚踢在他的裆部,他疼的难受,用手捂住……、等等这一连串的暴力袭警行为,没有任何停止的迹象。而身为警察又必须执行领导的命令带他回派出所去,为此他对我们的人身安全构成的现实危险就一直存在着。也就具备了正当防卫的全部要件。所以即使曹祥东用拳打了黄头部,那也是正当防卫。
  (1)符合起因条件。起因条件是指“存在着具有社会危害性和侵害紧迫性的不法侵害行为”。本案中黄一次次疯狂袭警行为足以构成正当防卫的起因条件。
  (3)符合时间条件。时间条件是指“不法侵害正在进行”。即“已经开始,尚未结束”。尚未结束的是指“不法侵害对合法权益构成的现实危险还没有排除”。本案中黄的一连串的袭警行为没有任何停止的迹象,而《人民警察法》又规定,“警察必须坚决执行上级命令,即使命令错误,也必须执行,执行命令的后果由下达命令的领导承担”。因此我不能选择逃离。所以黄袭警对我们人身安全构成的现实危险就一直存在。也就具备了正当防卫的时间条件。
  (5)符合限度条件:《刑法》第20条第三款规定:“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等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死亡的,不属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本案中黄一次次行凶袭警行为,具备了对其实施无限防卫条件。
  张涛:你们那么多人,正当防卫需要把人打死吗?你们可以采用其他的方法。
  3.我说是正当防卫,已对照法律规定的五个条件充分说明。你说不是正当防卫,请拿出法律依据。
  谈学农:1.我们出警时并没有打算传唤他,而是出警调查了解情况。2.在调查取证过程中,黄红星拒不接受询问。依据《人民警察法》第35条“拒绝或阻碍人民警察调查取证的”给予治安处罚。此时我们具备了治安口头传唤的条件。所以没有传唤证使用口头传唤也是合法的。
  谈学农:我们一去就亮明了身份。
  法官无人回答。
  陈少兴:就算是正当防卫,也防卫过当了。死了人以故意伤害论。
  陈少兴说:正当防卫要把人打死?
  陈少兴:我怎么知道。
  陈少兴(省高院庭长):根据谈学农的身份和作用,10年―死刑,都是量刑幅度内。
  四、我没有用拳击打他头部
  谈学农:我只要10月18日桂凯这一份口供就足以证实桂凯后面的几份口供不可信,理由是:1、10月18日桂凯的口供证明他主观上为自己脱身,想冤枉派出所的人,但他确实没看清楚当时的情况,所以出现了与原判认定和真实情况相矛盾的口供。2、既然证实他根本没看清楚现场的情况,那他后面又怎么改口清楚我用拳打了黄呢?这只能证明程序违法之后原公安局长黄菊根确定以我为替罪羊而栽脏陷害所致。如果说这也叫证据,今天我要说100遍桂凯打了人,能定桂凯有罪吗?同理,在证明桂凯没看清楚之后,桂凯再说几遍谈学农打了人,也不能作为证据使用。
  作为定案的证据不能简单地相加,而是要严格的审查,发现证据与证据之间的矛盾,分析出现矛盾的原因,正确解释矛盾,使用未排除疑问的证据,就会导致冤假错案。
  李华:读了一份郑连生证实谈学农在场的口供,谈学农读了一份自己在106页本人供述“郑连生鸣枪,当时在场的人都怔住了,等人群散开,我看见黄红星倒在地上。”这段口供没有刻意的去说这时我离开了黄红星的事实,是因为我手负伤后没注意看现场情形,根本不知道此时有人用拳打了黄红星。所以没有刻意强调我不在黄身边,但是“等人散开我才看见黄红星倒在地上”的口供,又更真实的反应我确实不在黄红星的身边,正因为不在黄红星身边,所以等人群散开才能看见。这段口供更加真实可信。
  1、我请律师去中院复印案卷材料,公安侦查笔录法院不让印,法院违法了。
  田中松:不是法院违法,是律师素质差。
  2、原审开庭时法院不让我对质,不让我说理。
  谈学农:原判证据自相矛盾,疑点很多,我要求对质,为什么不能允许?有利于查清事实的要求,就应该同意,否则法院就是滥用职权。那法律还规定被告人那么多权利干什么?只要一条,按法官的意思办就可以了。

  1、还没有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诉,何来最高法院的不予受理通知单?江西法院工作真是“神通”。
  公安部信访部门的答复是:此案已有法院判决,公安不再受理,要公安说话叫法院拿书面的东西来……
  九江中级人民法院的答复是:今天不是开庭,是答复,口头答复是―维持原判不变。笑话,答复辨论会上,理由一边倒,凭什么维持原判不变???
  2014、3、21九江中院送达一张2013、11、19最高法院的不予受理通知单。法律文书送达期限呢?为何还没有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诉,最高法院的不予受理通知单就来了呢?
  2、说好了的事情为何迟迟得不到落实?
  相关领导也在积极沟通、协调、督促、落实。也有的人原则性强,不太理解。在此,向领导及所有关心我的正义之士,汇些一些想法:
  2、既然法院没道理,又因为所谓的复杂性继续维持冤案不变,那我为组织付出如此之大,下场如此之惨,提这点小要求又算得了什么?
  4、要说“攀比”。我谈学农并不是今天有权在手,利用手中权力,为自己和家人谋取私利。而是用为组织坐完无期徒刑的牢狱,换来一点可怜的帮助。可怜的不能再可怜了。社会舆论只有同情和惋惜,难道还有眼红我用无期徒刑换得这点可怜帮助的人吗?另外,当初判我无期徒刑为什么没有人“攀比”呢?
  我33岁副营职从部队转业到地方,34岁因工作中蒙冤入狱,如今已是年近半百的老人。逝去了青春、失去了家庭、……受尽了苦难, ……。请各级领导将心比心,换位思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6 − fou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