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之第24节风干了的安全套

出了校门,上了水泥公路,车子犹如一头发了情的野马,撒开四蹄,往前猛奔。
  车内欢声笑语。石化石绞尽脑汁,才想出这样一个笑话。
  乙:是啊,吃的是BZ 。
  乙:不是。
  乙:“饱字” ----Bao Zi 。
  身边的几个学生听了,觉得一点也不好笑,要求再讲一个。对于这些从小吃着外来的快餐食品长大的90后而言,也许在他们的脑海中早已没有了“吃饱”这个概念。其实,石化石不会刻意讲笑话,他课堂上的某些闲话,如果称得上是笑话的话,那也只是讲课时来了灵感而已。
  约莫半个钟头,车到了目的地。偌大的一片原始森林,在中央辟出两个足球场那么大的空地,四周用石头泥巴粘糊起来,算着是防火墙。墙上发暗的仿宋字迹“请文明野炊,为了您的生命安全,刮风天气慎用火----城郊森林公园宣” 依稀可辨。一条人工水沟穿墙而过,从高处看,仿如一根长竹筷子串起一大块薄南瓜煎饼。整个围墙有两扇门,东门是入口,西门是出口,凭票进出。在南墙一角是收费厕所,一个老头子正看着报。灶是现成的,有十来口。
  一行人买票进得门来,放下炊具食物,班长开始召集有关人员进行分工。全班男生23人,女生11人,加上石化石和单依然,刚好可以平分为4个组,每组6男3女,所谓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石化石属于第一组,组长是生活委员,其他成员是“小不点”,“排骨”,“奖学金”,冈且,卢波娜,谢芸芸,雷艳芳。古冰霞是第二组组长,组员有单依,学习委员杨丽美,体育委员等人。其他两组分别由班长和副班长挂职。各组领了炊具,拿了平分来的食物,然后组内进行明细分工。分工情况,总的来说是这样:男生拾柴,提自来水,洗锅;女生负责洗菜淘米。
  石化石差不多是个闲人,他只等万事具备的时候,才掌一下勺。他先去一趟墙外,领略了一番原始森林的气概。森林是原始森林,参天古木还是零星可见,植被杂生,枯叶积厚成毯,蝉鸣蛐唱,飞虫乱舞。蛇还是有的,斑鸠也许会有。在一个稍为宽敞的地方,树枝上挂着一只风干了的安全套,几只蚂蚁爬上爬下,回味着人间的高蛋白美味。风一吹,树枝抖抖瑟瑟,那条废弃的塑料品左摆右荡,恰似一块象征着投降的白布条。
  石化石回到野炊场,四口灶旁已堆足了枯枝败叶。小花伞下的单依,正指挥着古冰霞她们忙这忙那。石化石走到第一组的灶旁,卷起长袖,操刀切菜;冈且打下手,“下不点”生火;“奖学金”慢条斯理地弯腰洗菜,脑子里极可能在琢磨某个数学问题;卢波娜等女生用筛子滤着米;“排骨” 扫出了一个干净地,铺上了旧报子;只有生活委员好像没事干,这里闻闻那里看看,像检查又像视察。
  四口灶,36个人,可数的米粒,无穷颗油分子,各种分贝的声音。香味,糊味,辣椒味,味味入鼻。等各组准备就绪,四组同时开餐。四块地,36张嘴,可陈可列的多种吃相。
  “同一道菜,各种做法,数种味道,这就是生活。” 石化石不知是对自己说,还是有意地要告诉同组的人。
  大家吃完饭,清理好碗瓢锅盆,把吃剩的那些饭菜和弄脏了的旧报子,齐齐倒入水沟。塑料饭盒漂浮在水面上,穿墙而过,不知要流向何方。
  饭后,属于自由活动时间。班长宣布了两件事:4点钟集合,举行拔河、唱歌等节目;5点钟,校车来接,回学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3 × four =